时代首页>>时代简介>>媒体报道>>

女子赴韩整容失败遭毁容:我这辈子都完了

时间:2016-07-25    在线预约|咨询专家    进入专家答疑区

  

  

 

张雨在韩国的整容手术非常失败。

  

在线咨询

国内医院认为张雨恢复的可能性小。

上海女孩讲述失败经历 术后一年不起诉恐难维权

“我这辈子都完了,我已经两次准备写遗书了。我也提醒那些想去韩国整容的女孩子们,清醒一些吧,韩国的整容医院很多都是骗人的。”在上海工作的安徽女孩张雨(化名)哭着告诉记者。

30岁的张雨原本容貌秀美,在上海一家外贸公司担任业务经理,但因为“面相克夫”,被整容医院建议做颧骨缩小手术,但整容结果对张雨来说却如晴天霹雳:这场在韩国做的颧骨缩小手术,导致张雨的嘴巴畸形。经多家医院诊断,她的面部神经已经损伤,或将一辈子无法复原。花光40万元积蓄不说,张雨还因向韩国医院讨说法,被关进看守所24小时。这则整容失败的案例再度将赴韩整容失败的风险暴露在公众面前。

文/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图 受访者提供

整容原因

因“克夫”做颧骨缩小手术

广州日报:你为何到韩国整容?

张雨:我以前比较喜欢看韩剧,觉得韩剧里面的女主角长得都很漂亮,后来看了一档韩国的美容节目《Let美人》,节目讲一个长得很丑的女人,经过整容后变得很漂亮,我就动心了。再加上那家给我整容的原辰医院在国内做了很大的广告,广告上说“零失败、零投诉、零风险”,我就相信了。其实一开始我是想整眼睛的,想整成宋慧乔那样的眼睛。

广州日报:韩国整容经历是怎样的?

张雨:2014年3月3日,我按约定来到韩国首尔原辰医院——一家综合整形外科医院,当时我也是在网上看了下他们的资料,听说他们做得比较好,于是就想做双眼皮手术和下巴奥美定取出术,花费110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6万多元)。但在医院,美容顾问反复建议和劝说我,想让我加做一个手术——颧骨缩小手术,就是将眼睛下边两腮上面的颜面骨修小,做出一张“瓜子脸”。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想做的,但美容顾问很懂得中国人的心理,美容顾问跟我说,我的颧骨太高,容易克夫,我之前刚好被男朋友甩了,所以他们的这些话也算说到我的痛处了,后来实在架不住他们的劝说,就答应了。手术是在3月7日进行的,他们说是他们整形外科的朴院长执刀,费用为60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3万多元)。

半个月后,我发现我的上嘴唇向右边歪得厉害,并且左脸的颧骨处明显凹进去一块,脸上像少了一块肉似的。我立即打电话给该医院的海外部,对方告诉我,这是正常现象,不用担心,3到6个月就会恢复。3个月后,我发现并未如期复原,于是就在2014年6月18日又飞至韩国,朴院长检查后说,这是正常现象,一年之内就能恢复。当时他们态度挺好,在美容顾问的花言巧语下,我又花费了40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23000元)做了个抽脂填充手术。

2014年8月13日,因为嘴歪的情况并没有缓解,我不得不再次到韩国的原辰医院,提出要见朴院长,但院长不见我。他们安排了另一位朴院长和我见面。这一次,恢复期变成了2年。当时院方给我注射了一管药,药效很好,晚上6时注射的,仅仅过了一个晚上我的嘴巴就不向右边歪了,但是右边的嘴唇不能动了,没有了知觉。第二天,我又做了第二次自体抽脂填充手术,但好景不长,几天后,嘴歪的情况又出现了。

于是我到上海的几家医院做了检查,医生都说我的面部神经受损,几乎没可能再恢复了,我这才意识到,他们是在对我使“拖字诀”。因为按照韩国法律,如果我对手术效果有争议,在一年内不提起诉讼,过了这个时效,再提起诉讼,就无效了。

在线咨询

手术经过

推上手术台时才签合同

广州日报:听说当天的手术做了7个小时,怎么会这么久?

张雨:被麻醉前,我看到墙上的时钟是16时,而当我清醒后发现已是晚上11时左右,而且整个楼层躺着10余名刚做完手术的患者,仅我一人戴着氧气面罩。我怀疑自己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了危险,是被抢救过来的,所以前后才花去近7个小时。但整个手术是全麻,手术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
广州日报:你在做手术之前没有签合同吗?

张雨:之前他们一直说他们每年都会替很多中国人做手术,手术效果没有问题,的确,我在那里也看到很多做整容的中国人。直到我被推上手术台,他们才拿合同给我看,让我签字,密密麻麻的韩文我也看不懂,没说什么,我就签了字。

广州日报:收费是不是比韩国人要贵?

张雨:是的,我觉得他们很欺负中国人,由于中国去做整容的人多,他们把价格也抬得很高,我打听了一下,如果韩国人做手术,价格可能不到中国人的一半。

艰难维权

向医院索赔被关进看守所

广州日报:关进看守所是怎么回事?

张雨:去年11月份,我去跟他们协商时就已经遭到他们的殴打。2014年11月14日,我第4次去医院,目的由补救转为维权。但我刚到医院,就被5男1女围住,把我按在地上就打。我当时都想撞墙了,但医院的保安说,要死可以,但不要死在他们医院。保安把我连人带行李拖到一楼大厅,到了一楼大厅,因为人多,我也不怕了,就和他们吵了起来。医院报了警,警察把我带到警察局录了口供,后来我打电话给中国大使馆,才得以脱身。

今年1月5日,我再次去首尔协商维权,都没有结果。1月23日,我再次协商治疗及赔偿方案,该院一名景姓代表和翻译张某表示,嘴巴歪的问题,等两年,如果不好再来,并拿出一份补偿900万元韩币(约合人民币51700元)的协议书。我想我这一年来,光手术费就花了10多万元,他们想用5万元就把我打发了,我当场将协议撕碎。医院随即以恐吓、威胁和妨碍营业罪报警。于是当天下午3时,我被戴上手铐,关到了看守所。

我一辈子都没进过看守所,没想到却在国外被关进了看守所。我进去之后,里面黑压压的全是人,十多个人挤在一起。当时韩国天气很冷,零下十几摄氏度,警察就给我两床毯子,这个经历已经给我造成阴影,想起来我就会做噩梦。

在线咨询

劝告后来者

希望我的悲剧不再重演

广州日报:你对手术效果很不满意,是吗?

张雨:他们实在太坑人了。你看我这双眼皮,做得太失败了,在做过两侧颧骨缩小手术后,面部神经受损,整个左脸毫无知觉,嘴巴一直向右歪,说话和吃东西时更明显,吃饭漏饭,晚上睡觉就会流口水。我两侧太阳穴处,还能摸到钢钉。

我现在这个样子,工作也没法干了,我已经有大半年时间没有上班了。现在朋友约我出去吃饭,我都不敢去,我怕被他们耻笑。我感觉这一年,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几岁。

广州日报:整容失败的影响有多大?

张雨:我现在一无所有了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除了被关进看守所的黑色经历,还丢了工作,搁浅了留学计划,去韩国整容花了超过14万元,剩余的钱几乎全花在往返机票、长期住宿和四处求医上,40万元积蓄都花完了。并且还有了案底,由于在国外有犯罪记录,我连出国都会受影响。并且,我的脸都被整成这样了,我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。并且,我刚刚打电话给大使馆,听说韩国方面正在准备起诉材料,准备判我6个月,还要罚我款。

广州日报:家人知道你的事吗?

张雨:整容前,我骗爸妈说是去韩国出差,整容失败后也不敢跟他们讲。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,我只好跟我爸爸说我去整容了。我不敢想象,家里人要是看到我这张脸,会是什么反应。

广州日报:要继续向医院维权吗?

张雨:我咨询过律师,维权成功的概率很低,因为从我们起诉到作出判决,要两年,如果他们不服,提出上诉,又是两年,如果再判决,他们再不服,再上诉,又是两年。这样拖下去,谁受得了。我现在只想把我的经历通过媒体告诉那些想去韩国整容的姐妹们,整容的风险实在太大了。

原辰医院回复:

比较长两年内能恢复

针对张雨反映的赴韩整容失败的相关情况,原辰医院近日也做出回复。医院方面表示,从医院诊断结果看,她的脸部完全没有问题。医院称,张雨先后做了颧骨、眼部、面部提升填充等多项手术,因为涉及骨骼手术,脸上的部分神经或许会受到微创伤,这是正常现象,需要时间恢复。

针对张雨指出的肌电图显示受损神经几乎不可逆转,原辰医院方面表示,三星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损伤,不是损坏,神经不是完全断裂,是可以恢复的。院方一直反复强调受损和损坏的差别:“积极配合治疗,如果1年没有恢复的话,再使用神经恢复方面的药物,比较长不会超过2年。”

针对报警将张雨送进警察局的做法,原辰医院方面回应称,张雨的过激行为已经给院方造成了很大困扰,迫不得已才报警,并非她所说的“关进拘留所”。

2014年10月10日,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为张雨做了“神经电生理检查”,报告单显示:“左侧面神经传导运动波幅较对侧下降,左侧上唇提肌肌电图可见多相电位增多。提示左侧面神经部分损伤。”2014年10月~12月间,张雨先后11次到上海市中医医院就诊,就医记录显示诊断为“左侧面神经受损”。

上海市中医医院针灸科洪姓副主任医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根据肌电图、神经电图检查结论,张雨的面部为整容导致的神经损伤,说话时嘴歪,鼓起时嘴闭不上,影响到说话语速和日常生活。这样的损伤,会留下后遗症,恢复的可能性非常小。

据韩国官方统计,2014年,中国赴韩做整形手术的人数已达5.6万人。4年里,中国赴韩整容游客增了20多倍。

在线咨询

通过以上专家的介绍,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吧,时代专家提醒,为了保证手术的效果以及您的安全,进行整形手术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医院。做整形手术哪家医院好?常熟时代整形医院是您的不二选择。

上一篇:姚笛整形归来,你们可还喜欢